twinklewang

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

你可尽情在我肩膀哭泣,做个凡人

与其说是故事,不如说是小凯的独白

这辈子的你们在舞台上发光发热

下辈子的你们一定要平凡点

 

 

我想过的。

 

每天早晨在聒噪的闹钟声中睁开眼,轻轻吻上你半梦半醒间颤动的睫毛,看你不耐烦地翻了个身沉沉睡去。然后穿上廉价的西装,嘴上叼着便利店里三块五一个的牛角包出了门。提着公文包行色匆匆地赶班车,渐渐湮没在重庆车水马龙的街头。会在一幢私立的小写字楼里打工,薪水微薄,但同事们都对自己很友好。中午在楼下的茶餐厅吃上一盘叉烧饭,下午因为打印的会议记录出了疏漏而被扣了一半的年终奖。下班时虽然心情沮丧,还是在街角的蛋糕店买了你最爱的提拉米苏。掏出钥匙打开门后,你冲过来把我抱了满怀,说你研究了一下午食谱,煲了排骨汤正在砂锅里温着......

 

这些,我都想过的。 

 

 

 

 

可是我好像正拉着你的手,离这种生活渐行渐远了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初初见王源,不过是圆滚滚的一枚小肉球,连和我打招呼时都是满满的拘谨生涩。转眼间四年的时光飞逝,现在的他,虽然还是痴痴傻傻疯疯癫癫,贪吃搞怪爱装萌,却出落得人前古灵精怪,舌灿莲花。虽然受了委屈依然不爱说话,巴掌大的脸上却总盈着笑。虽然瘦的只剩一把骨头,却在节目里用一哥的身份撑起一片天。

 

长大真的是一瞬间的事。

 

这些年,我和他去过了许多地方,上过了许多舞台,见过了许多人。走过的这千山万水,似乎为朴素而卑微的我们,装点了些熠熠星光。 

 

其实,从遇到王源以后,就有那么一股小小的雄心,胆怯又倔强地,像刚破土的嫩芽,犹犹豫豫地长大。我想拉着他的手,走上更大的舞台。不为别的,过去的一千多个日子里和他一起掉的泪,我都拿手接好,藏在了心里。那段时间里的冷暖辛酸,我们都不想再经历了,它们似乎和现在的我们隔了一层结界,我和王源亲手织好的结界。原来,我们也能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啊,这结界美好得不真实。 

 

可有时,看到王源蜷缩着精瘦的身子,靠着练习室的镜子发呆,我就会贸贸然地有些冲动。想拉住他的手,跑到别的地方去,没有嘈杂扰攘的人群,没有透亮惨白的闪光灯,没有无休无止的汗水和疲惫,只有我们。 

 

可惜我没有足够的勇气去义无反顾,把内心原始的冲动化为行动。我能做到的,唯有在他因压腿而落泪时挠他的脚心,唯有在比肩接踵的机场里把他护在身前,唯有躬下身子替他把鞋带系得更好看,唯有花上几个月的零花钱给他买一副最好的耳机。 

 

记得有一次采访里,主持人询问到我们的梦想。我本以为我们三个人的答案都会是那场十年演唱会。但是王源说啊,他希望所有人都能健康,幸福,快乐。 

 

那一刻,我几乎要落泪了。我懂,我还没有爱到奋不顾身,所以做不到飞蛾扑火。但没有了一朝一夕,哪来的长长久久。我只想陪着他长长久久地走下去。

 

现在的我,肩膀尚且稚嫩,许不出什么海誓山盟。等到时间驯服一切,等到十年之约实现,我才敢牵紧王源的手,抛却往昔,去寻觅安稳与幸福。 

 

我还记得有一晚,在长沙的酒店。因为录制了整整一天的节目,回到酒店时我们都是疲精竭力,王源几乎在脑袋贴上枕头的那一刻就陷入梦乡。我强撑着气力替他换下了外套,方才在他身边睡下。入了深夜,他手脚突然八爪鱼一般地缠上我,脚掌扣住我的脚踝,手臂环过腰侧,脑袋也蹭到我的颈窝磨蹭。 

 

我怕扰了千玺休息,轻手轻脚地把他的脑袋挪开一点,手搭上他颀长的脖颈,蹙起眉望着他:“大半夜的,又折腾什么呢?” 

 

他看起来已经醒了很久,眼睛里一片清明:“小凯,我有事问你。” 

 

“说。” 

 

“你今天说让小千千相信我,是当真的吗?”清冽的嗓音在我耳道里滑过,引起耳膜的一阵共鸣。 

 

我禁不住笑他又在犯傻:“不然呢?” 

 

“不是为了节目效果,或者导演要求?” 

 

“那我问你,你说你拼了命也要接住我,是当真的吗,不是为了节目效果吗?” 

 

“废话,我肯定是那么想的啊。”小声却坚定的回话。 

 

“那我也是,”我手指蹭着他耳侧的绒毛,怕他不信,又补了一句,“不信你我信谁。” 

 

他忽然又把脑袋拱到我怀里,很久也不做声,直到我逐渐感觉胸口的睡衣濡湿了一些。他似乎把泪水鼻涕都抹在我的睡衣上,带着鼻音地哼唧:“我好开心啊。”

 

“小凯,我们会走到很高,很远吗?”

 

“我不知道要多远才算得上很远,但不管走得多远,咱们都是在一起的。”

 

窗外的月光洒进窗棂,像是融化了的黄油般的浑厚,笼罩在王源的脑袋上,原本乌黑的发丝也被衬出了银光。我把下巴抵在他的发旋上,这岁月兜兜转转,我怕是和他再也回不到原点。但我想牵着他,一路走下去。他还陪在身边,我总是心安的。 

 

我幻想过平凡生活,柴米油盐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但是我和他已经走到今天,不会回头,也从未后悔。 

 

群峦双巅,遥遥相望。我和他,这一路都是彼此的羁绊,谁走慢了,另一个人都会停下来等着。因为从最开始,我们就是为了和对方比肩,称王。 

 

不平凡的人,也各有各的平凡。不管今日的你我在舞台上闪耀与否,在我身边,你只需回归璞真,痴傻也好,脆弱也罢,我全盘皆收。若你想哭,尽管放心吧,我不会多问。你可尽情在我肩膀哭泣,做个凡人。 

 

 

这篇文其实是修改重发的

写得时候很纠结很纠结

文章不长

却来来回回删删减减了好久

不是讲故事,估计热度不会高

但我希望听听大家的想法


评论(69)
热度(511)

© twinklewang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