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winklewang

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

草薰风暖

听完新歌被齁出糖尿病,看完三狗子又被炸成灰

 

春天真是个适合谈恋爱的季节

 

 

0

喜欢一个人啊,连他的发际线都是好看的。

 

 

1

草长莺飞的三月,校门口满树的玉兰花密密层层,一团团一簇簇,散发着柔和的白光。天是水洗一样的蓝,太阳是暖烘烘的温柔。

王源微仰起头,把双手挡在眼前,日光从十指指缝间温顺地倾泻,还是照得他忍不住眯了眯眼。站在一旁的刘志宏伸出手戳了戳王源的腰际,脸迎着校门口的方向。

“看,你家王俊凯。”

王源转过身,眼神穿梭在校门口来来往往的骑着自行车和步行的同学中,然后就捕捉到一个站在蓝色单车上飙车的身影,背后的校服被风带得鼓起,额发都被吹开,露出光洁的额头,黑长的剑眉倔强地向两鬓高挑着,眉毛之上是偏高的发际线。

喜欢一个人啊,连他的发际线都是好看的。

王源屏息凝神地看着王俊凯骑着车从自己身边经过,微勾着嘴角冲自己点了点头。

王俊凯带来的那阵风掀动了衣角,也拂过了心口的一汪水。王源使劲地眨了眨眼,晨光还在睫毛上摇晃,脑袋已经不由自主地跟着对方的身影移动了。

“我赌十根烤肠,王俊凯他喜欢你。”刘志宏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凑到王源耳边说。

王源把拿在手上的校服拎到了肩膀上,干净利落地给了刘志宏一个爆栗。

“他喜欢肖筱,我赌二十根。”王源的眉心蹙成川字,眼角写着不情愿。

刘志宏捂着被弹红的额头,直呼了几声疼才接着说:“那你现在欠我三十根烤肠了。”

 

2

憋了整整三十分钟,下课铃声一响,王源就猴急地从座位上弹起,冲出了教室。结果还没跑几步,就听见身后传来熟稔而温厚的声音:“去干嘛啊,这么着急?”

王源刹住步子,回过头看着走廊边正捧着几本书的王俊凯:“部长,找我有事?”

“嗯,现在方便说吗?”

“不太......方便,”王源憋红了脸,“要不你等我一下,我马上回来,就两分钟。”

王俊凯眼睛里揉了点笑意,迈近几步:“你是着急去卫生间啊,那咱们边走边说吧。快上课了,等你回来就来不及了。”

“嗯......也行,那一起吧。”

一路上王俊凯都在和王源讲关于校庆采访的细则,王源跟在一边佯装认真地听,时不时地点点头以表认同,殊不知憋尿憋得额头都冒出了细汗。

等到了卫生间,王源本以为王俊凯会站在外面等着,谁知道他就一路侃侃而谈地跟着王源走了进去。王源把手放在校服裤的拉链上,轻轻地咳了一声,侧眼看了看王俊凯。对方似乎没什么反应,一脸淡定地站在旁边。

王源抿了抿发干的唇瓣,开了口:“部长......你不上吗?”

王俊凯挑起了眉毛,沉下声回问着:“啊?”

“我说......你不上卫生间吗?”

“哦,我不上,只是陪你过来而已。”

“......”王源手还放在裤子拉链上,拉也不是,不拉也不是,尴尬得想挠墙。

“你怎么了?”王俊凯似乎终于发现了不对劲,脚下朝着王源靠近了一步。

“没怎么,”王源默默把手收回来,揣进了兜里,“要不然部长你先把任务分配完吧,我这边......不急。”

“不急?你刚才下课出来都是用跑的。”

王源手揣在兜里捏着兜内的布料,心里腹诽着你在旁边站着我怎么上的出来啊。

隔了半晌他才挤出了一句:“我突然又不想上了,回教室吧。”

王俊凯弯起了嘴角,眼纹也跟着皱起来:“如果我在旁边让你觉得不好意思的话,那我就先出去。”

“我没......”王源登时觉得脸上一阵火烧火燎,耳根处也泛着红。

“晚上微信联系吧,我再把细节跟你说一遍。”王俊凯说话间嘴角一直噙着抹不开的笑意,说完就转身出了卫生间,徒留了王源有些难为情地站在原处,耳根后的红还没褪,这一回是真的不想上了。

 

 

3

晚饭后,王源就把手机捧在手里,躺在床上望着手机的黑屏发呆。心里默念了几十遍小九九后,屏幕倏地亮了。王源一个激灵地从床上坐起来,把手机举在眼前,在看到微信里讨论组的消息后,瞬间有些泄气。

王俊凯建了个临时讨论组,把王源和肖筱一起拖了进来。

“所以咱们现在就把采访的内容都商榷好吧。”

王源盯着屏幕上肖筱的头像,齐刘海下是巴掌大的脸,目光清灵鼻尖小巧,谁会不喜欢呢,如果不是先掉进王俊凯挖的坑里,自己也会喜欢她的吧。

眼皮有些说不出的疲累,困涩地眨了眨眼睛,王源手指轻轻敲扣在屏幕上,打下的“好”还没发出去,王俊凯的消息就蹦了进来。

“等王源来了再一起吧。”

“嗯,也好。”对方这么回应着。

王源看着王俊凯的回复发了会呆,反应过来的时候手机已经重新黑了屏,手忙脚乱地解锁了屏幕,打下一句“我来了”发出去。

校庆的采访就在下周,因为内容和形式都比较正式,肖筱的意见是自己负责前期的问题筹备,王俊凯负责当天的采访,王源来做后期撰稿。

采访的工作自然要交给有经验的人,王源当即表示没有任何异议,倒是王俊凯那边很久都没回复,久到王源以为王俊凯已经撂下手机爬上床睡觉去了。

等到王源一手擎着手机,一手抱着枕头,在床上打了第八个滚的时候,王俊凯终于给了回复,只不过这一回屏幕上显示的是来电提醒。

王源怔怔地接起了电话。

“这次采访我想找人配合我。”

“那......”

“你觉得谁合适?”

“.......学姐吧,她和你合作过很多次了,肯定没问题。”

“你来吧。”

“啊?”王源重新撑着身子坐起来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“明年我和肖筱上高三,文艺部的事情很难插手了。你借机会练练手,积累些经验。”

王源扶着手机,透过窗户看着城市的夜空和月光下的云霭:“好,都听你的。”

“那我去通知下肖筱,等明天采访稿出来了,我发你一份。”

王源扣下电话,心下一阵滚烫的妥帖。直挺挺地重新躺下来,在床上打了第九个滚,收拾了睡衣打算去洗漱。等到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,才看到躺在手机里的微信消息,王俊凯的私信。

“明天放学留下来对一下采访稿。”

王源笑弯了眼角:“好,约在哪里?”

隔了半晌,手机重新亮起来。王源拿过手机,看到消息后不禁睁圆了眼睛。

“我是小凯妈妈,他刚才去睡了。你是他女朋友?”

王源吓得差点把手机掉到地上,迅速打下一行字发回去:“不是啊,阿姨,您别误会。我是他的同学,过几天校庆有采访,我和他要做搭档,明天是约好一起对词的。”

“哦,那你不是他女朋友?”

王源担心王俊凯被他妈妈误认为早恋,慌不择路地打了电话过去。对方隔了片刻就接了起来。

一开始听筒里只有尴尬的气流声,王源吞咽了口口水,紧张到舌尖发颤:“阿姨你好,我就是刚才那个同学。我真不是王俊凯的女朋友啊,你听,我是男的!”

电话那头传来噗嗤一声笑,王源听完也擎着手机愣住了。

“王源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你是不是傻。”

 

 

4

校庆当天,礼堂里挂着红色的横幅,舞台下全校的同学满满当当地排位坐着。王俊凯拉着王源去换上正装,试衣间外是来往的演员和主持人。王源手心里攥着衬衫和西裤,望向扯住自己胳膊在前面带路的王俊凯。

“必须穿正装吗?”

“必须穿。”王俊凯握紧了王源的胳膊,往来的人太多,走散了很难找,何况两个人都没带手机。

“那你就该早点告诉我,临时把你的衣服借给我,肯定不合身啊。”

“我以为你自己至少有一套的,所以昨晚才提醒你。”

听着王俊凯无奈的语气,王源心下的抱怨瞬息就没了踪影,任由对方拉着,左躲右闪地到了试衣间。

“......一起换吗?”王源话问出口,只想咬断自己的舌头。

“......你先。”王俊凯忍俊不禁地做了请的手势,自己闪身到了一边。

王源抱着衣服走进了试衣间,换衣服前把脸埋进手上的白衬衫里。衬衫上有一股木屑和青草混杂的香味,衣领被妥帖地熨平了。王源套进一只胳膊,发现袖口盖住了手掌的一半。等到把衬衫掖进西裤里,王源对着镜子里的身影看了又看,衣服的肩线处意外地贴合着自己的肩膀,衣袖偏长,衬衫是舒服的奶白色。王源埋下头在衣领处嗅着味道,有种被对方拥在怀里的不真实感。

挽着袖子走出试衣间,王俊凯的目光从头到脚细细地扫过,轻轻点着头:“还挺合身,哎,你等一下。”

王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王俊凯已经走到面前弯腰蹲了下来,手臂环过小腿,将两个裤腿都松松垮垮地挽起来。王源颔首,看着王俊凯毛茸茸的发顶正靠在自己的膝盖上,发现心里那份难得的熨帖的感觉从未消散。

“裤腿有点长啊。”王俊凯站起身的时候眼眸正巧对上王源跟随着自己的眼光,于是扯出一丝笑,嘴角的弧度完美到位,口唇抿着,脸上的高凸和低陷全以这个微笑的皱痕为中心,连眼下的笑窝都是生动的。

王源把定在对方脸上的目光别开,别扭地回着话:“是长了点,你本来就比我高。”

“哥是腿长,”王俊凯伸手刮了下王源皱起的鼻头,“快走吧,要上场了。”

上台前,王源看着下面乌压压一片的观众,喉头哽着一股难咽的紧张,不经意地抬起手扯住前面已经走上台阶的人的袖口。

王俊凯回过头,看着正仰起头,半张脸埋在阳光里的王源,眉眼清亮。他把右手摊开,放到王源的面前:“来。”

“......”王源颇有些无助地回望着。

“牵好了。”五指完全舒展在王源眼前,王源讷讷地伸出了手,和对方十指相扣着走上了台,胸腔里的心跳涌动着,也许有紧张,但更多的还是激动。

王俊凯在走出帷幕前松开了手,回首冲他鼓励地点了点头。王源喉口难受的闭塞感忽然就杳无踪迹了,心下分外踏实地跟着对方走上舞台,头顶上的灯光打下来,包裹在两人身上。

校庆的采访空前成功,王源提出了许多针对校园建设和未来发展方向的提问,王俊凯则在严肃的采访氛围里穿插了几句诙谐又得体的玩笑话,严谨与幽默意外的和谐,两人的配合几乎是天衣无缝。校长在校庆结束前,点名表扬了文艺部的校庆采访。

王俊凯和王源回到后台的时候,肖筱面色激动地走上来:“太棒了,我就知道你能做到。”

“还是要谢谢你的采访稿,问题都可取,有针对性而不犀利。”

“稿子是次要的,你和王源的表现才是出彩的地方。”

肖筱忽然伸展开双臂,笑意徐徐绽放:“王俊凯,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合作了,把这个拥抱当做礼物,送给我吧。”

王俊凯余光似乎无意地扫过王源,笑着点头:“好,这也算你送我的礼物。”

他也伸出手,紧紧拥住了肖筱。

王源站在一旁,看着两人的拥抱,心里的酸涩感逐渐翻腾,膨胀,几乎下一秒就有淌泪的冲动。一边是合作了两年的战友,一边是只有几面之缘的自己,孰轻孰重明眼人都分得清,这些日子来,自己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。

瘪下的嘴角掩饰不住情绪,心口处混作一团的,有失落,有对自己自欺欺人的懊悔,有妄想被熄灭的酸楚。情绪化作鼻腔的酸涩,趁着流泪前落荒而逃似乎是唯一的选择。

 

 

5

王俊凯找到王源的时候,他正坐在操场上的花坛边,脸埋在膝盖里兀自发着呆。花坛里迎春开得正旺,红艳艳一片,衬得花前坐着那人的脸格外苍白。

“怎么自己跑出来了?”

“无聊呗。”王源探头探脑地看了眼前站着的人,又把头埋了下去。

“那我陪你,”王俊凯挨着王源坐下来,手肘顶了顶他的胳膊,“啷个一副别人欠你几百万的表情?”

“只欠几百万还好咯。”王源不动声色地挪了一寸,离对方远了点。

“谁惹你了,哥给你撑腰!”王俊凯眯起眼,嘴角上扬。

“你不用知道。”

“你不说我也知道,我现在就去给你报仇。”

王俊凯摩拳擦掌地站起身,王源的眼神随着他的动作终于漾起一丝波澜。

“你去吧。”

王俊凯哧哧地笑起来,抬起手朝着自己屁股狠狠打了一下,“啪”的一声响,脸上摆出痛苦的神色,整张脸皱作一团。然后又借势揉着屁股,一脸可怜相地凑近:“够不够,要不要再来一下?”

王源瞠目结舌地看着,口齿也不伶俐起来:“你......”

王俊凯手撑着膝盖弯下腰,和王源保持着平视,眼里有情绪涌动:“你是因为我不开心,对吗?我听说......你和刘志宏打赌,输了三十根烤肠。”

“他告诉你的?你知道......赌的是什么吗?”王源心下一阵慌乱,单相思被当事人抓包的恐惧感席卷了全身,只想丢盔卸甲一走了之,也顾不上之前没来由的赌气了。

“你猜我知不知道。”

“你别听他瞎说,他就爱乱八卦。”王源暗自攥了攥拳头。

“那我也和你打两个赌,敢不敢?”

“......有啥不敢的?”

“我赌三十根烤肠,王源喜欢王俊凯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我还赌三十根烤肠......”

“赌什么?”王源小心翼翼地打断了他,眼角瞟着对方,晚霞逐渐融进冥冥暮色,殷红色夕阳的余晖吻在王俊凯脸上。心里隐隐地有些期待,又有些害怕。

晚风拂送来花木的幽香,操场边不时传来的是篮球场上叫好的声音。

“赌王俊凯也喜欢王源。”

斜阳已经微弱的光芒忽然披上蝉翼般的金辉,装点着一半灰黑一半湛蓝的天空,两个人融在暮光里,晃得人睁不开眼。

王俊凯看着王源眼神发直地看着自己身后,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挥:“笨蛋,你不会没听懂吧?”

“我......”

“你当真是石头木头馒头葱头脑袋啊,跟我来。”

说完,王俊凯拉住王源的手,手指插进指缝,没有间隙地扣住,握紧,拉住他迎着春日傍晚的暖风跑起来,青草的薰香萦绕在鼻端。

拉着他跑到小卖部门口,冲着老板吆喝了一声:“买根烤肠。”

王俊凯接过还冒着油的红彤彤的烤肠,朝身边的人笑着扬了扬下巴。

“干嘛?”

“付钱啊。”

“凭什么?”

王俊凯的脸上霎时换上得意的神色,眉梢弯下来,桃花眼里盈着光。

“我赌赢了,现在你欠我六十根烤肠,你知道吗?”

王源忽然瞪大眼,看着一手牵着自己一手擎着烤肠的王俊凯:“完了完了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还欠刘志宏三十根烤肠......”

 

 

6

    有一道光暖暖的洒下来。忍不住的小期待,是因为爱。

    牵起你的手,然后走进软软的微风里,才算不辜负这大好春光。



最后祝 @高八 今天考试顺利

希望这篇傻白甜能给你带来好运气


评论(50)
热度(1072)

© twinklewang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