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winklewang

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

月光海洋

走心的故事,放心点开看看吧。

半现实向,勿上升真人。

HE

0

月光恋爱着海洋,海洋恋爱着月光。

 

 

1

窗帘的缝隙间透过一丝光亮,照在床头酣睡的侧脸上。床上的人因为光线而不太适应地翻了个身,手伸到床的另一侧胡乱地摸索,嘴里下意识地嘟哝了句什么。

洗手间的门把手处发出“啪嗒”一声,门应声打开了。里面走出一个瘦高的男人,黑色的莫代尔背心贴在精壮的肌肉上,下身却穿着条印着海绵宝宝的浅黄色睡裤。他几步走到床侧坐下,赤膊搂住正熟睡着的人的腰身,俯下身把下巴撑在对方的肩膀上,漱口水的清新气味萦绕在两人鼻腔周围。床上的人半梦半醒间深嗅了一口,舒服地叹了口气。

“宝宝,快起床洗漱吧,上班要迟到了。”

“唔……”翻身将背后的人抱了满怀,闭着眼把脸埋在对方的颈窝,干燥起皮的嘴唇擦过光裸的肌肤,“你抱我去卫生间。”

男人低笑出声,胸腔也跟着震颤,环绕在腰侧的手紧了紧,却没有回话。

床上的人有些不满地睁开眼睛,正想抱怨什么,却恍然发现眼前空空如也,只有透着晨光的厚重窗帘。低下头看看怀里,搂着的是一个半大的灰太狼玩偶,贼溜溜的圆眼睛和自己对视着。

烦躁地坐起身,将灰太狼扔到了床边的蓝绿色地毯上。床上那人屈起膝盖,把整张脸埋在珊瑚绒的睡裤上,只看得到毛茸茸的发顶和泛红的耳朵,一阵呜咽声从嘴里传出来,又很快消匿。房间里恢复了沉寂,空余下墙上钟表的指针滴答的声响。

 

 

2

“小凯,我想和你到高处去看一看。”

“高处?有多高啊?”

“就是......很高很高的地方。”

王俊凯答应了王源的提议,趁着天黑前买下了第二天飞丽江的机票。那时的王俊凯并没有猜透王源心里的小九九,也没有猜的打算。他只会无条件地宠着他,既然他想去高处,自己就陪着。

买完机票后,王俊凯搂过王源凑在电脑屏幕边毛茸茸的脑瓜,吻上头顶小小的发旋:“去珠穆朗玛太危险了,咱们去爬玉龙雪山吧。”

王源把脑袋在王俊凯的怀里拱了拱,寻觅了个更舒适的位置,满足地闭上眼:“都听你的。”

第二天登了机,王俊凯叫住路过的空姐:“您好,麻烦给我两条毯子。”

王源窝在座位上翻白眼,嘴巴撅得能挂上两个油瓶:“一个小时都不到的航程还要毯子,王俊凯你这搭讪方式能有点创意吗?”

王俊凯把躲在报纸后面的眼睛露出来,好笑地看了眼身边打翻了醋坛子的小兔子,吸了吸鼻子假装嗅着味道:“唉,王源儿,你闻没闻到一股酸味儿?”

刚说完,空姐就走近了递来两条毯子,王俊凯接过来后二话没说地一股脑盖在王源的身上:“昨晚睡觉前就听你一个劲儿擤鼻子,飞机上睡觉也要盖得厚实点,感冒了咱们怎么爬山啊?”

王源靠在椅背上偷偷看了眼王俊凯鼻梁上架着眼镜的侧脸,藏在毛毯下面的嘴角忍不住弯了弯。

下了飞机后两个人直接搭上了去玉龙雪山的大客。王源刚刚睡醒,脑袋还昏沉沉的,一落座就靠上了王俊凯的肩膀补回笼觉。

途中经过了一座座绿油油的小山丘,小小的农房安扎在田埂上。王俊凯坐在床边望着橙黄色的麦田和苍茫的天边,心里翻腾出些莫名的感动,回过头想要和王源分享自己的心情,结果就撞见了王源微张着粉红色的小嘴打呼噜的睡颜。王俊凯控制住自己一亲芳泽的冲动,帮王源理着蓬乱的刘海,手离开前忍不住戳了戳对方透着粉的脸蛋儿。

停车的时候,司机踩刹车踩得有些猛,王源的身子随着惯性猛得一晃,向着前座冲过去。王俊凯眼疾手快地把手抵在王源的额头上,做了个人肉护垫。王源迷蒙蒙地睁开眼睛,看着在一旁一边揉手一边呲牙咧嘴的王俊凯,蹙起眉头有些嫌弃地瞥他一眼:“一副蠢相。”

王俊凯瞪大眼睛,摆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对方。王源努了努嘴巴,往嘴里塞了颗奶糖,站起来准备下车。

王俊凯拽住了他的袖口,压低声音说:“你给我再说一遍,信不信我在车上办了你?”

“我信,但是......”王源把脸凑近了,在王俊凯气得发瘪的嘴角上啾了一下,“你现在看起来更蠢了。”

说完就趁王俊凯不注意一溜烟地跑下车,小跑到车窗外,仰起头,冲着还呆在座位上的王俊凯摆鬼脸。王俊凯看着车窗外皱作一团的小脸和撅起的粉嘟嘟的嘴唇,作势挥了挥拳头。接着也站起身,轻轻踮起脚尖拿过物架上两个人的背包,一手拎着一个,迈着大步子下了车。

 

 

3

坐着大索道到达了海拔4506米后,王俊凯从登山包里拿出准备好的羽绒服和围巾给王源套上,只把毛毛的半个脑袋还露在外面。

“小凯,咱们爬到最高的那个平台上去吧!”王源的声音从围巾下面闷闷地传出来,带着点掩饰不住的激动。

王俊凯把王源脖子上的围巾打了个结实的蝴蝶结,伸手捂了捂王源已经冻得泛红的脸颊:“好,咱们就去那儿。”

说着,王俊凯把掌心摊开,伸到了王源面前。王源盯着他的手发了会儿呆,又看了看周围来来往往的游客,可怜兮兮地开了口:“周围人好多啊。”

“那怎么了?”王俊凯又把手朝着王源胸前递了点,手指晃动着等着对方抓住。

王源微微低了头,伸出手,五根手指轻轻扣紧王俊凯的指缝。王俊凯回握住他的手,不轻不重地攥紧了揣到兜里。

“走吧,慢一点,咱们不着急。”

王源小鸡啄米般地点点头,跟上王俊凯的步子,登上一个个台阶。高处的空气格外稀薄,每走十来个台阶,两个人就要停下来休息。王俊凯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准备好的巧克力,拆开包装,掰成两半,一半塞到王源的嘴里一半自己吃掉。

爬到接近4600米的时候,王源看着王俊凯发白的嘴唇,相扣的指尖颤了颤:“你没事儿吧,低血糖是不是犯了?”

王俊凯眯起眼看着他笑,眼尾挤出了猫纹:“没有,你看我生龙活虎的。”

他一边说一边原地蹦了蹦,把王源半搂紧怀里,说:“你看这雪山的风景,好漂亮。”

王源这才注意到周遭的光景,银装素裹的山峰周围氤氲着白茫茫的云彩,烟雾缭绕,雪与天齐。山峰上偶有几棵尚青的松树。雪格外的白,松格外的绿,这一白一绿的映衬,确实是岭岭如洗,美得很。

“走吧,咱们继续爬。”

王俊凯拉着王源几步一歇地缓慢移动着,手里拿着手机,以那蔚然壮观的雪山当了背景,给王源拍下一张张照片。王源脖子上绕着的红色围巾在一片白茫茫的雪景里格外打眼,白净的脸,晶亮的眼,怎么看怎么比景色美。王俊凯看着镜头里的王源出了神,等到对方看着镜头嗔目瞪着他,嘴里嘟哝着“啷个不走啊”的时候才回了神。

不知不觉,离最高的4680米的平台只剩下几步之遥了。王源拖着有些沉重的步子,心下却是兴奋得紧。嘴里一边念叨着“快些快些”,一边加紧了步子。没想到脚下一滑,险些摔下去。王俊凯赶忙伸手捞住他,惩罚般地拍了下他的脑袋。

王源仰着脑袋看着高出自己半个头的王俊凯,哧哧地笑,眉眼弯弯地瞧着对方的脸:“小凯,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让你带我到很高很高的地方吗?”

“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。”

“你就猜一下嘛。”

“嗯......因为高处可以让心境放松,或者......让视野开阔?”

“傻啊你。”

“那是为什么,”王俊凯眼里透着无奈的神色,“我猜不到。”

因为......我想和你一起看所有不一样的风景。

王俊凯此时此刻的眼里只容得下王源的眼睛,而里面全是自己的影子。他眼神微动,趁着眼泪冒出来前重新攥住王源的手:“走吧,咱们去看看最高处,有什么不一样的风景。”

两个人携手走到4680米处的平台,王俊凯感觉胸口是一阵突入其来的恶心,大脑也跟着一阵眩晕。他侧过头看了看脸色也明显苍白的王源,掏出怀里最后一块巧克力,拆了包装,转身迎着对方。

“张嘴。”

王源乖顺地张开嘴,王俊凯就把整块巧克力塞进他的嘴里。王源含着巧克力来不及咀嚼,问:“你不吃吗?”

“没有了,我本来也不爱吃甜。”

王源把王俊凯的脑袋扯近了些,看着他额头上冒出的细汗:“你是不是低血糖犯了,都在冒虚汗。”

“......没事。”说完却有些虚脱地扶住王源的肩膀,撑住身子。

王源焦急地望着王俊凯已然泛着青紫色的脸,手附上对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,扣紧。

嘴里的巧克力渐渐开始融化,王源眼里忽地闪过一丝光亮。抬起手捧住对方的脸,踮起脚尖就把唇凑了上去。王源用舌头顶开了王俊凯的齿关,缠住了王俊凯正准备退缩的舌尖。巧克力已经融化在舌床上,唇舌摩擦间都是甜得发腻的口感。津液和巧克力浆混作一起,嘴中喷吐的热气和浓重的鼻息也相互交缠。

王俊凯迷糊地睁开眼,透过王源的发顶看着远处云雾缠裹,雪山若隐若现。晚霞映着雪峰,霞光与雪光交相辉映,橙红色的,银白色的,迷蒙了双眼。

这高处当真是不一样的风景啊。

 

 

4

王源抬起头,有些茫然地望着窗口有些刺眼的光,然后光着脚丫踩上地板。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嘴角不自然地勾起,噙了丝苦笑。

如果王俊凯还在的话,一定会把他打着横抱拎回床上,揪起他的鼻头,勒令他去穿上袜子再下床。

如果他还在的话。

王源弓下身子,捡起地毯上躺着的灰太狼,大眼瞪小眼地和它对视了半晌。灰太狼呲着一口白牙,坏笑着看着自己。

是王俊凯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。

王源到现在都能想起自己当时收到这只半大的玩偶时嗔怒的表情。

“王俊凯你丫的,源哥十九岁生日,你竟然敢拿一只灰太狼搪塞我!”

王俊凯伸手接住王源扔回来的玩偶,抱在怀里揉了揉:“不可爱吗?”

“可爱个大头鬼!你看看别人都送了什么——这是二文送的黑子篮球的限量手办,还有这个——是陈冠宇送的健身馆的年卡,你......你看看你送的啥!”

王俊凯无辜地眨了眨眼睛,捧着那只玩偶又递到王源眼前:“就......灰太狼啊。”

“......”

王源颇有些认真地研究着王俊凯的眼睛,没寻觅到一丝玩笑的意思。

“没别的了?”

“......没了。”

“算了,你开心就好。”没有伸手去接那只玩偶,王源干净利落地转过身就往卧室走去,却被身后的人抱了个满怀,鼻腔里瞬间充盈着熟稔得不能再熟稔的王俊凯的味道,霸道又温柔。

“你之前总笑话灰太狼,说它不管被轰到多远,总会喊一句‘我一定会回来的’。”

王源微微僵住了身子,环着自己的人收紧了胳膊。两人的耳际相贴,对方还没刮干净的胡茬瘙痒着自己脸侧的皮肤。自己的声音也跟着温柔:“对啊,真的好蠢。”

“我也好蠢,因为......不管我到了哪里,不管我离你多远,我都会回到你身边的。

 

王源翻出高中时买的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全集,打开了DVD。

一个人盘着腿坐在沙发上,偌大的客厅里空空荡荡,只有电视里传出的动画片里有些幼稚的配音。灰太狼被炮火轰到了天边,只剩下一团小小的黑点。

它的声音聒噪又刺耳:“我一定会回来的——”

你有没有试过,一个人窝在沙发里,看着一部国产动画片看到泪流满面。

 

 

5

“小凯,我想去海边。”

“小凯,我想去看看白色的海鸥,还有一波又一波的海浪。”

“小凯,你还记得吗,咱们去台湾的时候,我们在海里打水仗,你把我压到水里,然后挠我痒,还笑得一脸贱兮兮的。”

王源趁着天刚擦黑,开车去了重庆的海边。夜里看不到海鸥,天是黑的,海也是黑的。还好天边有弯弯的月牙儿。

王源掏出手机,习惯性地翻开短信编辑的页面,打下那串熟记于心的数字。

“小凯,我来看海了。天好黑,我分不出海和天的交界线,我感觉自己迷路了,在找你的路上。”

月光轻纱一般弥漫在空中,织成一片柔软的网,就像凝望回忆的眼神,连空气里的细小尘埃都清晰可见。银白色的月光撒在海面,波面上映着粼粼水光,大海和月光就像一对天生的恋人。

手机刚被塞回口袋,就震动了两下。王源掏出手机,在看到来信人的时候忍不住揉了揉眼睛。

“但是天上有月亮,它可以帮你找到方向啊。”

王源呆呆地看着手机屏幕,直到屏幕的光亮也暗掉。忍不住泪目,颤抖着手指重新点亮屏幕,打下一行字——

“它帮不了我,因为我是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。”

很快又收到了回复:“有多远?”

“远到我怎么也找不到。”

手机又静了许久,久到王源以为又要守着空空如也的收件箱,一守就是几年。

屏幕不经意间再次亮起。

“王源儿,你回头。”

身后响起稳稳的脚步声,王源攥着手机的手指也跟着紧了紧。

评论(62)
热度(559)

© twinklewang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