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winklewang

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

王源,你喜欢王俊凯吗

被三狗子甜出银河系的我(。


第一个谎话

“这就是你对我的不信任,不关心,不喜欢,不爱护......就是对我不好。”

王源一边说一边掰着手指头埋怨,嘴角瘪着佯装着不满,一点点得意的神色却从眼里冒了出来。

 

第二个谎话

王源和主页君打过招呼,从录制现场走了出来。他理了理额前细碎的刘海,正暗自嘀咕着该去剪头发的时候,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,拽住他向后退了一步。那人用手捏住王源脑后的颈肉,像拎小花猫一般把他拎到走廊边的隔间里。

王源懒得做多余的反抗,等对方松了手就摸了摸被捏痛的脖子,瞪圆了眼睛:“你弄疼我了!”

王俊凯跟着瞪大眼睛,脸颊因为绷紧而鼓起两坨肉:“该疼!”

“你......”王源气得不行正要发作,但眼看到王俊凯愈发阴沉的脸色,瞬间被浇灭了火气,“......你啷个不开心喽?”

“你自己想。”

“想不着,”王源听着王俊凯发凉的语气,也赌了气,垂下眼皮盯着王俊凯的耐克球鞋,“也懒得想,你爱说不说......”

王俊凯眼角氤氲了点愠色,拔高了语调:“你倒是跟我讲讲,我哪儿对你不好了?”

“啊?”王源茫然地眨了眨眼睛,黑白分明的瞳仁儿里透着无辜。

“我什么时候不信任你,不关心你,不......”王俊凯原本正用手指一下下戳着王源的肩膀,话说到一半却尴尬地住了口,盯紧对方眸子的目光也躲闪开,努了努嘴才接着说道,“不......爱护你了?”

“啊......你是说刚才录节目,”王源手撸了撸后脑的头发,“那不是为了节目效果嘛,开个玩笑而已......”

“我可没当玩笑听,我问你......”

“嗯?”

“你觉得我对你好不好?”

“额......好啊。”王源看着王俊凯颔首凑近了些,低音炮在耳边响起,不禁紧张得舌头打结。

“有多好?”

“......很好。”

“靠......”王俊凯伸手撩开王源的刘海,用食指不轻不重地弹了一下,“跟没说一样。”

王源用手捂着被弹红的脑门,嗔怒着撅起嘴:“那你想我怎么说?”

“具体地说,详细地说,你说我对你好,是怎么个好法?”

“就......”王源低下头,耳尖暗搓搓地泛了红,“就哥们儿间那种啊,讲义气,不管什么事都帮我撑腰。”

 

第三个谎话

王俊凯退开一步,甩了甩因为两个人贴得太近而起了静电的刘海,说:“哦。”

“嗯......等会儿直接回家吗?”

“不回,千玺明早飞北京,咱们晚上出去聚个餐。”

“聚餐啊,那我给我妈打个电话......”

王俊凯伸手勾住王源有些单薄的肩膀,搂紧他的脖子:“不用打了,我刚才跟阿姨说过了,晚上玩完我送你回家。”

王源忍不住缩了缩脖子,发丝蹭着王俊凯肩膀处的衣料,不自在地说:“好好......你先放手啊,好热......”

“啷个还会害羞了?”王俊凯饶有趣味地瞅着王源一直泛红也不腿色的耳垂,“哥们儿间搂搂抱抱不正常?”

“......”王源干脆撇了撇嘴角不再吱声了,面对王俊凯这种大触还是少说为妙。

到了晚上,千玺做东要请客吃海鲜,三个人顺便拉上了二文,班主任和寻妹,搭着公司的车找了家就近的海鲜舫。等菜的间隙,二文嚷着要玩真心话大冒险,被千玺和王源嘲笑了一通。王俊凯手撑着下巴盯着面前的茶杯,看着二文被炮轰也不劝架,一副置身事外看好戏的模样。

刘一麟瞥了眼在一边沉默的王俊凯,用筷子敲了敲茶杯,说:“闲着也是闲着,就玩一局呗。”

罗庭信也开了腔:“就是。”

本来耷拉着脑袋的刘志宏一听也来了精神,冲班主任使了个眼色:“够意思!看吧,还是有人想玩的,那咱们就来一局吧!”

“我随意。”千玺坐在位子上伸了个懒腰,“不过先说好就玩一局。”

刘志宏立马将勺子摆着桌子中间,说:“成交!等勺子停了,勺柄指着谁就轮到谁哈!”

说完他就将让勺子打起转,勺子一点点停下来,不偏不移地指着正低头玩儿保卫萝卜的王源。众人一阵“哟哟”地起哄,王源懵懵懂懂地抬起头,看到刘志宏一脸阴笑的表情才反应过来自己掉坑里了。

“让我猜猜,你要选真心话,对不对?”刘志宏戳戳王源的肩膀,笑得愈发得意。

“不要,”王源正色地摇摇头,“我选大冒险。”

“不行!东家说了算,千总你说。”刘志宏朝千玺挤眉弄眼地暗示。

千玺眼看着二文抽筋的表情,忍住笑意:“那好,王源儿你就选真心话吧。”

“还有没有人权了!”王源登时炸了毛,瞅了瞅在一边看热闹的王俊凯,“你帮我说几句啊倒是。”

王俊凯瘪着嘴巴摊了摊手:“我又不做东请客,爱莫能助啊。”

“算了,”王源瘫在椅子上,一个眼刀朝刘志宏飞过去,“你问吧。”

“好——我看你前几天朋友圈里说些稀奇古怪的话,老实说,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,还是单相思?”

王源余光瞥见王俊凯身子不经意地动了动,有些尴尬地咳了两声:“你瞎说什么啊,哪儿来的姑娘。”

“那不是姑娘,还是爷们儿不成?”

“......”

桌边的人几乎都噗嗤一声笑开了,班主任插嘴打趣道:“要是爷们儿,除了咱们大哥还能是谁。王源,你就招了吧,你是不是喜欢王俊凯啊?”

王源有些慌乱地朝坐在对面的王俊凯望过去,对方也正眯起眼睛看过来,都说他带着天然眼线,晕黑的眼角微挑,长长的睫毛半盖住眼眸,读不出他的心情。

“你们嘿闲啊,跟风说些有的没的。”

刘志宏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:“那到底是有,还是没啊?”

“那当然是——”

所以现在承认不会太丢脸吗。

“当然是没有啊。”

 

第四个......

王俊凯送王源到了楼下,夜里凉风习习地吹乱了头发。王俊凯揉了揉王源的头顶,把已经吹乱的头发揉得堆作一团才罢手。

“先回去了,明天早点起床啊。”眼里融着笑地看着对方鸡窝一般的头发,王俊凯笑得又晾了虎牙。

“知道喽,又念叨我。”王源嘴里嘟哝着,嘴角却掩不住的翘起。

王源上楼的时候又看了眼腕表,还好,只差五分钟就到零点了。

开学前王源跟着妈妈去爬山,经过一座古庙时进去想着求个签。鬼使神差地帮着王俊凯求了只事业签,摇出来的竹签上只写着一个字——“诚”。

王源七拐八绕地找到庙里唯一的和尚,是个看不出年岁的花白胡子。和尚接过王源手里的签,研究了片刻,抬起头:“施主是为谁求的这个签?”

“......算是,很好的朋友吧。”

“如此再好不过,”和尚伸手捋了捋自己的胡子,眉眼难得弯起,嘴角也带了笑意,“施主可是此人的贵人。”

“贵人?”

“正是,这签上的‘诚’字,指的是‘诚信’。倘若要求此人一帆风顺,还需要施主同对方每日诓不过三,也就是说,这说谎切不可超过三次啊。”

王源自然是不迷信这些的,然而任何事只要和王俊凯扯上干系,就会凭生出些弯弯绕绕来。所以纵然不迷信,王源也不自觉地克制着自己不同王俊凯扯谎了,甚至连没吃早饭这种事也不敢瞒他。

等到回过神,王源才发觉口袋里手机正震个不停。掏出来一看,王源才发现里面已经躺着三通未接来电,来自同一个人。

赶紧接起电话。

“小凯?你......”

“今天吃饭时......”

两人同时开了口。

王源噤了声,等着对方先说。

电话那边许久没有声音,两个人只能听到彼此刻意压低的呼吸声。

“王源儿......”电话那头传来低声的呼唤,听得王源心口一窒。

“嗯?”

“王源,你喜欢王俊凯吗?”


所以源源会怎么说啊(。

嘘,现在还差两分钟零点哦

评论(48)
热度(868)

© twinklewang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