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winklewang

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

我们的合照(短)

小凯的情人节微博梗

王俊凯臭流氓......

 

到了晚上,温度降了下来。我看了眼猴似的上蹿下跳的王源,穿着上台时的那件白色帽衫,下身只穿了条修身的黑色打底裤,外面套着松松的五分裤......真不知道现在造型师是怎么想的,大冬天穿的这么少不会感冒么,我一边吐槽一边咽了口口水。

我拿出早上塞到包里的羽绒马甲,趁王源靠近时扔到了他脑袋上,说:“把这个穿上,晚上冷。”

“哦,好......”王源三两下套上了马甲,刚跑远了两步却又蹿回到我面前。

“怎么了?”我抬眼看他。

“你有没有帮我拿条牛仔裤啥的,这打底裤太薄了,等会出去怕冷。”

我目光扫过他只裹了层打底裤的精瘦小腿,默默把露在书包外面的牛仔裤的裤脚塞了回去:“你当我保姆啊,哪儿能考虑得那么周到?”

王源瘪了瘪嘴巴,说:“你平时不都帮我带着的,今天啷个忘了?”

“早上走得急,就没带了。”

“怎么偏偏今天忘了带,那好吧......”说完他就耷拉着脑袋瓜去玩了,我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会儿,然后偷偷拉上了书包拉链。

 

回房间前,任姐姐叫住了我:“小凯,这是节目组送给你们的。”

我看了眼那支粉玫瑰,说:“为什么要送花?”

“过两天不是情人节么,节目组就送了玫瑰花啊。”

我接过那朵玫瑰花,节目组很细心,花茎上的刺也都被去掉了。

任姐姐笑盈盈地看着我:“情人节那天见不到你们,就提前把祝福送了吧。情人节快乐。”

我有些怔怔地回应了句:“谢谢。”等反应过来任姐姐的意思后,不禁红了脸,赶忙掏出房卡,光速打开门进了房间。

王源脱了鞋盘腿坐在沙发上玩手机,听到我进了门便抬起头看了过来。在看到我手里的玫瑰花时愣了一愣,说:“粉丝送的?”

看着他有些奇怪的眼神,我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。房间里开了空调,有些热。我顺手脱掉了外套,走到了床边坐下。

王源还在低头玩着手机,一直都没做声。宾馆的壁灯发出的是昏黄色的光,像融了的黄油般温厚地笼罩在他身上,我坐在床边看着他。有些后悔刚才对他撒了谎。

他突然把手机扔到了一边,看向了我,和我的眼神撞了个正着。兴许是没想到我也正在看他,他怔愣了半晌也没开口。

过了一会儿,他说:“小凯,你情人节那天要发微博吗?”

“啊......我还没想好,你要发吗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”王源平时声音一贯清亮,这会听起来却沉甸甸的,“不晓得发什么好啊,光发自拍好没诚意。”

我低头看了眼手里的玫瑰花,说:“可以拿着玫瑰花拍啊,情人节和玫瑰就蛮搭的。”

“......那不是你的粉丝送的吗,我拿着它拍算啷个回事嘛。”

我饶有趣味地望着他蹙起的眉头和向下撇的嘴角,问着:“你吃醋了?”

他目光躲闪开,语气微微沉了下去:“我以前说过,我不喜欢吃醋。”

担心王源炸毛,我只好停住了打趣:“开个玩笑,这不是粉丝送的,是节目组送的。”

王源登时坐直了看着我,杏眼瞪得快要脱离眼眶:“那我刚才问你的时候,你还点头!”

“就......想逗逗你啊,别生气。”我耸了耸肩,带着些讨好地冲着他笑。

“......”

果然道了歉还是会炸毛,我盯着他发旋上立起的那一撮乌黑的呆毛,不知怎么就回想起刚才任姐姐的话。我攥着玫瑰花的手指紧了紧,说:“情人节的时候,咱俩发合照吧。”

他似乎被我的话噎住了,嘴唇启开又合上,安静了片刻才回应道:“你疯了?平时公司都不让发的,你想在情人节发?”

我拿出手机,进入了自拍模式,说:“那你看好咯。”

我举起手机,把那朵粉玫瑰轻轻举在脸侧,眼神越过眼前的手机,落在几步外的王源身上,而此时他也目光懵懂地盯着我看。我连拍了两张,把玫瑰花放在了床头。

“什么嘛,这不是自拍么?”王源有些失落地啧了一声,脑袋搭在沙发的靠背上,一脸的嫌弃。

我拿起手机,走到了他身边坐下:“谁说的,你看——”

说着,我翻出刚才的自拍,把眼睛的部分放大,黑色的瞳仁里正映着一个穿着黑色马甲,配着白色袖子的小王源:“你在我的眼睛里啊,这就是我们的合照。”

我微微偏过头看着王源,不意外地看到这家伙又红了眼,怕我发现他自己在哭,正用门牙咬着下唇,憋着眼泪。

我悄悄把头凑近了去,嘴巴贴上了他被咬得泛白的唇瓣,伸出舌头撬开了他的门牙和下唇,两唇相贴地对着他嘴里吞吐:“想哭就哭出来吧。”

他不着痕迹地向后退了一点,嘴巴被堵着,说出的话也支支吾吾:“谁......谁想哭了?”

但眼窝里的泪水却不听话地冒了出来,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到嘴边,瞬间感觉两人都有些皲裂的嘴唇被泪水浸润了,带了涩涩的咸味。我抬首捧住了他的脸,对着他的泪痕吻下去,逐寸地吻干了眼泪,说:“好咸啊,不过我喜欢。”

王源哭过后的眼角带着红血丝,睫毛上也沾了泪珠。我伸出手指轻轻抚过他的睫毛,小心蹭掉上面的泪珠。接着低头又吻住他的嘴,舌头在他的上下唇瓣间来回蜻蜓点水般地触碰:“乖,张嘴。”

王源闭上了眼睛,有些听话地张开了嘴,我把舌头探进,舌尖勾住了他的小舌头,戏弄般地顶撞了他一下。他忍不住吞咽了口水,我便扣住他的脑袋,微微侧着脑袋,将舌头向更深处探去,听到他的鼻息渐渐加重。

我倾身加深着吻的力道,手撑在他的腿上。他腿上的打底裤是哑光的面料,手撑在上面的手感很细腻,就像在抚摸着他的皮肤。我感觉自己的手似乎不受控制地向下滑去,伸进了他宽松的五分裤管里,在大腿根处停下。手下的触感让我不敢继续靠近,手指和他下身相触的部分瞬间变得火辣辣。我感觉王源闷哼了一声,便用手推拒了我退开几寸。他的鼻尖抵在我嘴边,呼吸之间是尴尬的暧昧。

王源断断续续地开口:“小凯......你的手......”

我后知后觉地把手退了出来,言语间带着自责:“对不起,我也没想......”

他摇了摇头,头垂下来,额头抵着我的颈窝:“明天要赶飞机啊,今晚早点睡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后天带我吃小面吧,加辣的。”

“......嗓子不要了啊,只准吃半碗。”

 


评论(8)
热度(575)

© twinklewang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