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winklewang

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

敢跟我对嘴(R18)

小清新撸不下去了...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被正主和官方逼的...



 



手术室里一片寂静,只剩下器械碰撞的声响和紧张的呼吸声。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多说一句话,手术正进展到最关键也最艰难的一步,主任正亲手操刀处理着病人大动脉附近的血管粘连。站在一旁的实习生几乎屏住了呼吸,目不转睛地看着主任娴熟地用手术刀在操作,一双手稳稳地持着器具,动刀时的动作敏捷又精准,没有丝毫的犹豫,似乎将这场手术在心里演习过上千遍。




手术临近末尾,在场的人几乎都松了一口气。主任将最后的粘连剔除后,微微侧过身子,冲着身边的副主任点了点头,示意他来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。在他把手术刀交接到副主任手中时,左后方突然传来声音:“等一下。”




主任的手一顿,那声源继续说着:“主任,您还没做最终的动脉检查。”




主任的眉心慢慢聚拢,把手术刀放到副主任的手中:“张医生,缝合交给你了。”




身后的人嘴却没停下:“主任,您......”




“安静,这里是手术室,不是菜市场。张医生,不要忘了动脉检查。”




副主任听罢连忙应了一声,剩余的实习医生们却是面面厮觑。主任走到今天,做过不下一千台手术,几乎做到零失误,动脉检查这种事似乎是多此一举了。




主任从手术台上退下来,手术持续了十多个小时,高强度的连续工作让他神经紧绷,走出手术室时脚步有些虚浮。在自动门关上前,他又回过身,目光似乎不经意地扫过站在手术台角落里递器械的实习助理,微微上挑的桃花眼里带着一丝意味深长。




手术终于结束,工作人员陆陆续续地出了手术室,准备前往卫生用房。主任已经换下无菌服,身着一身白大褂站在医护人员通道的尽头,双手插兜地等在那里。他的眼神游离在每个经过的人的脸上,所有人都有些不寒而栗,不晓得主任是不是又生了气,要罚人去肛肠科做检查了。他的目光渐渐锁定在站在队尾的一个人身上,那人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,一双杏眼有些慌乱地眨着。




主任唇角勾起,噙着莫名的笑意:“王助理,你跟我来一下。”




那助理似乎是料到会被主任点名,声音带着一丝懊恼与不情愿:“哦。”




剩余的人心下了然,一个小小的助理也敢在手术台上指点堂堂主任,这回恐怕是自身难保了。




主任等着助理跟上自己的步伐,迈开了步子走向了病理房。他打开门,右手扶着对方的肩膀把他推搡进了房间,自己也跟了进去,干净利落地甩上了门。




“王俊凯,你又要搞啥子?”那小助理在关上门的瞬间似乎炸了毛,憋了半天的话弹珠似的冒了出来。




“你说呢?”王俊凯歪着头瞅着还没换下无菌服的助理,眼睛有些危险地眯了起来,“你刚才在手术室和我说啥子?”




王俊凯一步步逼近,满意地看着眼前的人一边紧张地眨眼睛一边磨蹭着向后退的模样。见对方没有回应,他便把脑袋靠近那人的脸庞,嘴角带着诡魅的微笑,带着鼻音发出一声:“嗯?不说话么?”




“......我说的不对么,即使你身经百战,也不能有丝毫的掉以轻心,一旦有失误,那后果就不堪设想。”




王俊凯的目光下移,眼神微妙地扫过眼前的人脸上的口罩,又抬起眼珠牢牢地盯住对方的眼睛。那人有些尴尬地别过眼,不敢继续对视,却在王俊凯抬起手扯下口罩的瞬间再次炸了毛:“喂,不要扯我口罩!”




王俊凯把口罩塞到了白大褂的口袋里,压低了嗓音说着:“王源儿,我在手术室里站了七年,没几个人敢跟我对嘴,你今儿是让我长了见识。”




“那你......想怎样?”




王俊凯鼻子里发出细微的哼声:“你别装,你敢说自己不知道?”




王源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,眼睛对上了他:“我还就真不知道了。”




趁着王俊凯发飙之前,王源错过对方的身子,准备逃出屋子,却被王俊凯从背后抱了个满怀:“跟我耍花招儿,嗯?”




王俊凯将人向后轻轻一带,把王源扣在胸前,低下头含住对方已经发红的耳垂,用舌尖在细腻的皮肤处磨蹭着。怀里的人似乎还有些挣扎,他便收紧了胳膊,在王源的耳边吐气:“不知道啊,你现在知道了吧?”




“你......你给我放手!”王源抿着唇咬牙切齿地憋出一句话,脸上已经飘着两片红霞。




王俊凯几不可闻地笑了一声,转过身将王源扔在病理室的床上,自己也敏捷地抬起腿跨坐到对方身上。王源依旧在挣扎着,抬起手想摆脱王俊凯的钳制,嘴里说着:“拿起走,沉死了!”




王俊凯松开王源的左手,暂时获得了自由的王源立刻伸出手想控制住王俊凯放在腿上的手,来个鲤鱼打挺坐起来。王俊凯在这时灵活地将手躲开,王源的手却没收住,直挺挺地向对方大腿根冲去,反应过来时手下的触感不是软趴趴的感觉,隔着裤裆也感受到王俊凯那石更的老二的炙热的温度。




王源的脸刹那间红得滴血,说话的声音也打着颤:“你疯了,这儿可是手术室。”




王俊凯低下头,挑起英挺的眉毛,桃花眼里泛着春水:“没事儿,这里不是无菌室。”




“那这儿也是医院啊,怎么能......”




王俊凯忍不住笑出了声:“咱俩当年在学校的实验室都敢做,你现在跟着我来了这医院,就该料想到会有这么一天。”




王源不由得想起平日里工作时王俊凯那紧皱的眉头和面无表情的脸,估计他的手下都料不到他们的铁面上司私底下是这副德行吧,想到这儿,王源低低地嘟哝了一句:“两面派。”




王俊凯这回彻底地笑开了,一边笑着一边扯下了王源头上的无菌帽:“说得对,我这副不要脸的嘴脸都给了你。”




一边说着,他一边低下头含住王源微启的嘴唇,舌尖没什么阻碍地探进了嘴里,缠住对方本想躲开的小舌头,舌尖一个扫荡,害得身下的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。王俊凯用舌头细细扫过王源的牙床,品尝着对方唇齿间清新的薄荷味,微微退开一些,嘴唇磨蹭着他下巴上没剃干净的胡茬,嗓音低沉地呢喃着:“新换的漱口水味道不错。”




话音刚落,王源突然双手抵在他的胸前,轻轻地退开一些。王俊凯登时怒了:“都这个当口了,你这是欲拒还迎还是什么?”




王源一双杏眼无辜地瞪着他,嘴唇刚被蹂躏过,正泛着红润的水光:“我是......让你去锁门。”




王俊凯听后目光逐渐放柔,低下头又吻上对方的嘴唇,嘴唇摩擦的间隙吞吐着带着情|欲的声音:“放心,没人会经过。”




他手上动作不停,动作有些粗鲁地扯开王源身上的无菌服,又将内穿的衬衫扣子扯开,使对方的胸膛裸露出来。他探下身子,舌尖划过王源的锁骨,感受着他的颤抖。他加深了吻的力道,说:“不要紧张,虽然几年没做,你懂我的记忆力有多棒。”




王源已经被吻得头脑发晕,他何尝不是多年未尝情事了,此刻从发尖到脚趾都紧张地发抖。王俊凯似乎想起了什么,抬起头,嘴角还挂着银丝。他望进王源的眼里,眼神似乎带着试探,又有一丝害怕:“源源,这些年,你......”




跟了他那么多年,怎么会不知道他在怕什么,王源抬起胳膊,搂住他的肩膀:“没有过,最后一次是和你在学校旁边那个公寓里。”




王俊凯似乎缓了口气,他轻轻吻上王源的眉心,唇在上面滞留了良久:“我会轻一点。”




他半坐起身,脱下身上的白大褂和衬衫,又动作轻柔地帮着王源褪下身上的衣服。他目光扫过王源清晰可见的肋骨,心疼地吻上他胸前:“还是这么瘦,你平时吃下去的都跑哪儿去了?”




王源轻笑:“被你吃干净了。”




“......”王俊凯没说做声,一脸戏谑的表情,把王源整个人掉了个个,探头下去,伸出舌头在他后面舔了一口。王源一个激灵撑起身子:“你......你又干啥子?”




王俊凯摊了摊手:“临时被挑起的兴致,没带润滑剂。”




“......那,套呢?”




“没带......”这种时候表情还这么无辜,王源心道真是太小看自己前男友了。




“......”王源默不作声,坐直了身子准备下床。




“放心,”王俊凯赶紧搂住对方的胳膊,凑到凑到耳边吐纳,“我会射在外面的。”




看着身边的人闹了大红脸,王俊凯噗嗤地笑出声,推推搡搡地又把人按到床上,双手抚摸着臀瓣,低下头用舌头在已经微微湿润的穴口打着转儿,又把食指和中指一并伸进去做扩张,两根手指交错地摩擦着,王源低低地发出了闷哼声。感觉王源也逐渐硬了起来,王俊凯凑近问着,嗓音低沉黯哑:“源源?”




“......快......”几年未经情事的王源哪里受的住这样的撩拨,眼神里的欲|望是瞒不住的。王俊凯又扩张了一会,觉得时机差不多了,才把自己的炙热探进穴口,动作缓慢地挺入。




没想到的是王源已经被撩功十级的王俊凯撩得如同陷进水深火热,抬起身子让王俊凯的老二直直插入自己,当下疼得倒吸一口凉气。王俊凯也没料到王源会主动,赶紧吻住对方的耳垂,声音激动到颤抖,却因为心疼而压抑着情|欲:“疼么?”




他反复用舌头和嘴唇抚慰王源,王源终于受不住咬着牙挤出一句:“主任,您倒是干啊!”




饶是毒舌如王俊凯,这会儿也震惊地顶不回嘴,只能哑然失笑:“喳,您瞧好了。”




王俊凯靠惊人的记忆力觅到王源的敏感点,挺身下去,王源的后穴因为紧张而刺激的感觉忍不住收缩,王俊凯起初动作缓慢地抽插,王源随着他的动作用手抓紧了枕头,手指忍不住蜷缩,轻轻发出嘤咛。王俊凯俯身吻住王源的唇,用嘴巴整个含住,又松开:“叫出来,他们早下班了。”




王俊凯话音刚落,王源就忍不住地发出“嗯”的一声,声音的羞耻程度让意识尚算清醒的他紧紧抿着嘴巴。王俊凯瞧在眼里,用舌头灵活地撬开对方的牙关:“叫出来,我想听。”




王俊凯突然加快了身下的速度,王源再也把持不住,随着王俊凯猛烈的一次次挺身,嘴里也发出断断续续地呻吟。王俊凯看着身下日思夜想了上千个日日夜夜的人,感觉自己的脸颊渐渐被眼泪打湿。顾不得揩去泪水,他随着自己的动作一次次地呼唤着对方的名字。




“源源,源源,王源儿......”




感受到高潮点的濒临,他轻启嘴唇,说出那句哽在喉头千百回的话:“我好想你。




“......王——俊——凯——!”




那啥......那句话怎么说来着......




男朋友绝对不能信几句的话——




“我就看看,绝对不动手。”




“我就摸摸,绝对不射。”




“我就射一下,绝对不射里面。”




呵呵。





评论(67)
热度(2183)

© twinklewang | Powered by LOFTER